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天涯书屋 >> 幻世彼岸 >> 第2298章 必要时刻呢……

第2298章 必要时刻呢……

他曾费尽千辛万苦去“勾引”虚空深处那股一蛄蛹一蛄蛹的浪潮,却只能得来它的一个大白眼,丫如果会说话,可能会用一个“滚”字砸在他脸上,让他深感无奈,也在同时变得更加偏执——越是办不到就越是强求,越强求就越办不到,到头来只是反反复复扎心的一个过程,而他还不能因为扎心就放弃。

然后直到某天,他家“小被子”给他带来了概念级力量,一切,就此改变——曾经的你对我爱答不理,现在……你丫给我过来!麻溜点!

好吧,这是很美好的想法,而事实上,就算有了概念级力量,要把它拖过来,也无异于用一圈绳索套在大山上,企图把它拽着在地上跑一样……唔,也可以说是左脚踩右脚升天——常规情况当然做不到,他们有相应的方法能拽动那座山,也确实能自己踩着自己上天,不过,过程依旧很困难就是了。

概念级力量就是一把很重要的钥匙,用以打开横在眼前的那扇厚重的大门,门外面的人翘首以盼,心中对它充满无限遐想,门里面的人则疯狂砸门想跑路——啊他说的是自己。

有些事果然是亲身了解后才能知道到底有多要命——跑路只是一个说法,是他对“概念”了解了部分后,以此部分窥探全貌后所得出的想法:这玩意儿要命,真的,只是看两眼就让他冒出了打退堂鼓的想法……呵呵……呵呵,是他僭越了,对不起、打扰了、告辞……

总之就很要命……

嘛虽然是这样说,他现在也正使劲“攒着”概念级力量准备对付那件事——它要命和他要用这股力量并不冲突。

就如前面所说,手中攥着这把钥匙,很多事情就能迎刃而解——对“虚空动荡·毁灭浪潮”的研究与解析还算顺利,只用了一个月时间就让他搞明白了要怎么做才能把它给拽过来……对,真的就是套个绳子把它拽过来,只不过,“绳子”是用概念级力量铸成的,“拽过来”换个说法,说成“敲开一个缺口让它泄洪”会更合适一些。

其实就在现在,虚空动荡就已经时时刻刻正在发生着,它已经把中下位面以及上位面除中圈与中心区域外的虚空地域统统都给碾碎了,那些地方已经只剩下虚空被碾碎后诞生的狂躁音浪在徘徊不散,世间之罪与某股疯狂的力量合二为一,正在深处疯狂咆哮着,意图卷起更大的浪潮冲毁上位面仅剩的两个区域的防御。

没错,虚空本身的划分也是通过“概念”进行的,上位面中心与中圈这种明显的地域划分也是在“概念”这一层面上进行的,所以,理所当然存在着以“概念”为中心铺设的某种“壁垒”,正是这一层“壁垒”的存在,让“虚空动荡·毁灭浪潮”没办法现在就砸下来——等这层“壁垒”也出现缺口后,它就能肆无忌惮把整个虚空都给吞噬干净。

要让它提早降临……啊,方法刚刚已经说过了,就是在这层“壁垒”上凿一个缺口。

“约等于用一根棍子把天花板给捅穿,让上面的东西砸下来。”辉打着响指哦了一声。

云诺星脸颊一抽:“……你的形容很准确。”

辉继续点头:“所以你现在就是拿着一根棍子使劲去捅‘天花板’,在那里‘咚咚咚咚咚’的,也不怕扰民。到时候吵到楼上的人了,一准会骂骂咧咧冲下来拍门……”

云诺星、大伙儿:“……”不,这就是一个形容的说法而已……而且“天花板上”的区域都已经被淹了好吧,要骂骂咧咧下来拍门的,也只能是……

司雨忍不住跟上:“当‘虚空动荡’来敲门。”

大伙儿:“……”夭寿了,那这门到底是开还是不开呢?

云诺星脸颊抽了两下,干咳一声把话题扯回去:“总而言之结果就是这样,因为担心‘扰民’,所以采取了现在的方法——我怕还没等来‘虚空动荡’来敲门,冥界和混沌就先一步上门查水表了。”

大伙儿:“……”说得好像在整什么见不得光的事儿一样。

“这种方法与真正引导的虚空动荡的方法有区别。我这种方法,只不过是借用已经存在的‘事实’而已,换言之,就是顺势而为:推它一把,让它自己提前完事。”

“虚空里那层概念的‘壁垒’吗。”洛缨捋着小云云和天使女孩的长发,把它们绑一块又分开,双眼有些出神,“那我们应该也可以帮你把那层‘壁垒’凿穿吧,因为我们也能看到。”

“可以哦。”云诺星点头,让大伙儿一怔,“不过效果另算。”

洛缨一怔:“啥意思?”

“你们还记得‘虚空动荡·毁灭浪潮’对虚空破坏的情况吧——一比一的效果去对付所有目标,保证通通都能清除干净。”云诺星在桌上画着圈儿,眼中斑斓光芒闪烁,费劲组织了一会语言,决定还是按简单的方法解释,“那层‘壁垒’与单个个体之间的对应情况,与虚空动荡的这种情况一致。”

姝寒明白过来:“也就是说,你看到的‘壁垒’和我们看到的‘壁垒’,在概念上存在不同之处,因此,你对那层‘壁垒’做的事,与我们对那层‘壁垒’做的事,彼此都是独立事件,互不影响?”

“是这样。”云诺星轻颔首:和文姐姐说话能省去他两三百字的解释功夫,真省事儿。

“可为什么会这样?”辉摊手,“这不都是一个虚空么,难不成还能因为个体不同而虚空不……同……啊——”

他说着猛地想到了什么,自己先一步反应过来了:“对虚空的观察与认知,会因个人因素不同而出现诸多不同的答案——大同小异:存在着‘大部分相似的答案’以及小部分的不同——莫非这个因素,直接体现在了‘概念’上?”

云诺星把视线投向了姝寒:这个问题他也在等答案呢,他对概念级事情的了解还只是刚入门的程度,不是很确定其中的事是否就是他所看到的模样。

姝寒微眯着眼,眼中红光闪烁,好片刻后轻点下巴给出答案:“可以这么认为。”

“?”辉抬手摆了个见鬼的表情出来:“那岂不是活见鬼,这事儿岂不是只能一个人去做?”

“理论上,是这样。”姝寒轻点点头,“就我们现在所了解的事情来看,当年也是毁灭尊神一个人牵引着其他尊神剩余的力量,由她自己引导虚空动荡——云弟弟刚入门,甚至入门的力量还是小小天使的。他没办法像毁灭尊神那般,能精确控制其他人的概念级力量,将其当成自己力量的一部分,所以只能靠自己。”

辉双手环抱,表情相当严肃也相当凝重,沉思了好一会儿后,使劲摇头:“不,我还是不明白——虚空的……概念……呃……唔。”

洛缨呲牙笑了笑:“等你掌握‘概念’本质之后就能明白了。”

辉:“……”扎心了老姐。

“好吧那换个话……”他脸颊跳了两下,抬手指天,“所以,现在要捅穿两层‘壁垒’对吧?一层中圈与外圈之间的,一层核心与中圈之间的。”

云诺星摇摇头:“只用把第一层‘壁垒’拆了就行——把‘虚空动荡·毁灭浪潮’释放出来后,它就会从概念上一口气碾碎后方不设防的虚空,再把被碾碎的虚空的概念给压缩进自己内部,让它们化作浪潮中的一部分。”

“如果你记得我之前说的‘虚空动荡·毁灭浪潮’执行破坏的方式,就应该能理解这个进程——把那部分虚空的概念给碾碎吞噬之后,它所带有的力量,就已经足够把上位面中心的‘概念壁垒’给一口气撞碎:不需要我触动那层‘壁垒’,它没办法成为阻碍。”

“这样啊……”辉长长地嗷了一声。

总之,事儿解释完一圈,让他们知晓了前因后果,遗憾的是,他们并没能从这些因果中找到可以钻的“漏洞”,这事儿依旧只能压在枫的脑袋上……

“等下。”他忽然又抬起了手,满脸闪烁着光辉表示他又冒出了新的奇思妙想,“如果只是要把‘天花板’给凿了,那这事儿让文姐姐她们来做也行吧?——你们的概念级力量可比枫多多了。”

“虽是如此……”文姐姐对上辉弟弟的目光,正酝酿着话语的时候,云弟弟就先回应了。

“这个我来说吧。”云诺星屈指轻弹在杯子上让它发出脆响,“我目前攒在概念级空间里的概念级力量中,同时也包含了引导、刺激它的效果——凿了‘天花板’以及让‘楼上的人’帮忙拆‘地板’,两件事一块进行。就以我现在知道的情况来看,应该是后者的速度更快一些。”

“双管齐下加起来的速度会比让我来执行这事的速度快得多。”姝寒点着头慢慢说道,“我们可没办法刺激、引导虚空深处的那股浪潮,那是只有云弟弟能做的事情。”

说到底,这事是对虚空动荡进行引导嘛……辉沉思了半晌把思绪捋清,点点头:“我没问题了。”

“那我就再说两句。”云诺星干咳一声让刚放松的大伙儿又提起了精神,这好像开大会换着人发言,发言完毕再换人补充两句的说法让大伙儿都哭笑不得,“不过不是虚空动荡的事情,这事儿已经说完了——源初环境……对,就是你们要的,能刺激你们的,又比较温顺的源初环境,我已经处理好了。”

“虽然没能达到完全等同于挂在我灵魂里的效果,但也有九成的效果吧。至少比姝寒她们被丢进源初之地里泡澡的效果要好。”

一提到这痛苦往事,姝寒俏脸就哆嗦了一下,满脸痛苦:“咱能不提在源初里泡澡这事儿么?”

洛缨更是二话不说在小云云脑袋上敲了一下:“在源初里泡澡碍着你了?”

脑瓜子被敲得哆嗦了一下,云诺星脑神经瞬间紊乱,一句话没经过大脑控制就飙了出口:“废话,你泡的是我的洗澡水!”

大伙儿:“……”这……这个……这个吧……源初……源初之地毕竟……毕竟……

那在源初之地里干仗岂不是……

不能再想了,有点鬼畜。

“呃……咳咳……这个……我瞎说的。”看到大伙儿脸色都变得极端怪异,被他们那小刀子一样的眼神给看得浑身一哆嗦,他赶紧摆手,抬手取出一颗颗脑袋大小的纯白色能量球,搁在桌上,把话题扯回去,“总之……这就是那个什么,要的自己来拿,不限量……”

“嗡!”

一阵风声呼啸而过,他和“小天使”一同歪了歪身子,等风暴过后才缓缓坐直,面前的桌面只剩一片狼藉,茶杯茶壶啥的都倒了一片,刚摸出来的球球已经统统不翼而飞,他这会儿才把话给说完:“供应……”

“有必要这么猴急么?”他翻着白眼扭过头,辉和燧风他们已经在使劲盘那颗球了,那神态那眼神,好像恨不得把它给塞嘴里一口吞下去。

“有必要!非常有必要!”大伙儿齐声大喊,“现在是为了‘概念’的本质做什么都可以!别的统统都无所谓了!”

云诺星:“……”怕是都被刺激疯了。

文姐姐也拿了一颗球放在手上盘:“确实是源初之地的气息,而且相当‘安全’——当年要是有这个东西就好了。”

与大伙儿拎着颗球不一样,洛缨直接上手盘小云云,一边盘一边问:“怎么那么快就处理好了?之前不还揪着头发表示源初不好整么?”

“因为某些微妙的原因……”云诺星表情古怪偏过视线。

“概念级力量?”

“嗯……毕竟是‘大门钥匙’。”

瞧见小云云点头,洛缨一下子明白过来:“也是,与源初有关之事,差不多都能算是概念级事件,有概念级力量确实会好处理得多。”

云诺星苦笑:那何止是好处理的程度,那是条件达成后,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了。甚至,不单单只是把问题给解决了这么简单,他还有余力、有兴致再做点调整,把本应该固定在某处空间里的环境给摘出来,让它变成一个可以随身携带的条件给挂在身上,这样一来,就不用一天到晚都待在同一个地方不动弹了——概念级力量真方便,就算再要命也得上手盘两下。

大伙儿拿到那颗源初的球球之后,立刻就进入了废寝忘食的状态,一天到晚对着那颗球盘来盘去搓来搓去,那流着哈喇子双眸痴呆的表情,着实是看得他头皮发麻——所以他们果然是被“小被子”给刺激疯了么?

文姐姐为此稍稍劝告过他们,不过效果不算明显,也就表面上看着缓和了一些,实际上如何……看他们偶尔会变得呆滞的面容就晓得了。对此,她们也只能叹气然后默默地看着:不出什么大事就行了,其他的,就由着他们去吧——刺激他们的条件其实不止一个,还有另一个名为“倒计时”的条件,那才是真正的,催命的条件。

在大伙儿都忙着的时候,他反而是闲了下来。目前处理的概念级力量不用他全神贯注去折腾,对他来说,释放自己的力量不过是下意识的举动——又不是全力全开的程度,犯不着集中所有精神——概念级造物只要造好了就会被他丢到被概念级空间覆盖的那片地方,让它们在原地释放概念级力量,中间没什么需要费心思监控的麻烦事。

这件事暂时可以放下心,所以他就看了看另一边的起源的路:起源的路他也处理得七七八八了,能往前走的都走得差不多了,走不了的,那就是常年卡在半路上的,只能作罢。

对虚空前线诸多造物的改造与更新换代什么的,他打算等再过段时间再进行——更新换代的基础就摆在那里,一开始就预留了“位置”呢,只需要把起源能量、起源规则、起源神纹那些稍加更改,改到等同于他此刻的程度就行。这事儿只要熬过开头那一次,后续就好办多了:更新换代并不会太费劲,也不会再经历那种难受到要死的事情。

当然,能量源世界依旧有点费他,这个没得改变,这个他得想点别的方法琢磨琢磨。而且,这次还得加上概念级力量,希望能让起源堡垒释放出更强大的力量……

概念级力量……嗷,是哦,好像可以想办法让能量塔那些都带上概念级力量……到时候配合着毁灭神纹,就真的可以做到“用概念级力量进行饱和式轰炸”了——这事儿,请外援更方便。

“让能量塔附加概念级力量啊……这事儿我也在想着呢。”姝寒听了他所说却是露出了“早有准备”的表情,用手中的长杖戳了戳他的脑瓜子,对他嫣然一笑,“你专心去处理虚空动荡的事,这个交给我就好,过段时间就能有结果了——你姐姐我可是当下虚空的第一人!我是指造物的方面。”

这话不假,毕竟是“创造”的传承者,没人能在造物上跟她硬拼,除非是那位洛尊神回来了。

综上所述:他闲下来了。

就……闲得很突然——闲也是相对的,只是说与以前忙碌得恨不得掐死自己相比,现在确实悠闲了很多,可以像个人偶一样往那一坐,“被子”往身上一披,放空双眼和脑子,就这么坐一天都行。不过么,有些人大概是看不下去他“闲着没事干”,就比如某个橘粉色的,性子……有那么些恶劣的家伙,因为她真的是完全闲着没事干,所以就天天拎着他出门溜溜,还有某个银白色的,行走与登场自带乐律声的“发光物体”也是闲着没事干就凑过来,俩一块拖着他上街……这时候就特想小雨她们来帮个忙……虽然她们就在他的灵魂世界里忙着,并且对他的求救表示爱莫能助,理由也是很真实的:她们拧不过这两位姐姐,叠一块再翻几十倍都拧不过。再加上反正他又不会真的被这样那样,她们干脆就一起选择了捂着眼睛当看不见……

真是真实得让他蛋疼的理由。

所以,表面上看着悠闲的日子,其实……也没看上去那么悠闲,他还有很多事儿要忙——被忙活:忙着被洛缨和弦音拖着满众神界逛该;忙着被姝寒拎着上下左右折腾,那眼神那动作,活似在菜市场里买菜挑肥拣瘦似的;双子姐姐会在他闲置的时候拽着他坐在一块,俩一块盯着他,一盯就是一整天,据说是还在研究他的世间之罪什么的,每每看到她们用一样的神态盯着他的时候,他就会没由来地哆嗦几下,总感觉是要被她们拖过去切了;铸星姐姐也会拉着他去星空里看星星,顺便一块讨论怎么捏更大当量的星星……对,按当量来说的星星;燕哥闲着没事会以练习起源神纹为名随机逮着一个人下棋,他则是完全被顺手带上的……路过的时候就会被逮住什么的。至于秦哥……秦哥折腾辉去了,跟他无关,就不提。

不过一代们都有自己家弟弟妹妹要折腾,并不是每时每刻都闲着没事做来折腾他,所以……所以是轮流逮着他来折腾的,有时候他一天能被逮住四五次——总感觉自己一天二十四小时是完完全全被安排好了,一分一秒都不多。

“欸?和小星星有关的事情吗?”

难得出来活动的小雨她们,刚走没几步就被她们家守护者和文姐姐她们给逮住了。察觉到眼前几人的表情都相当神秘,还有点小紧张,好像是特意拉着她们在这里,要躲着小星星说话,让她们感到格外好奇,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被洛缨姐姐拉进屋里做什么的小星星,确认他好像听不见了,这才回过头看向他们。

“嘛,你们几乎是他二十四小时贴身的挂件了,我觉得这事有必要和你们说说,就趁你们出来溜达的时候提一提。”辉鬼使神差往海螺屋那边看了一眼,下意识丢了个屏障出来。

敬元姬好奇道:“一点都不能和枫大人提?”

“……理论而言你们提了,枫会把我打死。”辉咧咧嘴,“我这脑袋上还挂着一笔账没算呢,再添一笔,他会二话不说冲上来把我大卸八块——物理意义的大卸八块,当然,也有可能是八百万块。”

小雨她们:“……”

霜霜赶紧道:“你有事就快说吧,过一会如果小星星喊我们,我们没有给回应,他就会出来找我们了。”

“哦哦,是这样的……”辉赶紧摆上极其严肃的表情,低声道,“枫在‘必要时刻’,就靠你们保护了。”

“欸——?我觉得小星星应该不需要我们保……”小雨挠着头发嘀咕,刚说出口的话立刻就被辉大人打断了:“不是普通意义的保护——在必要的时候,尽可能遏止他的行动……你们知道我说的‘必要时刻’是指什么。”

他把有关“计划核心”的话题和枫他家的女孩们提了提,说完了抹了把汗长舒了一口气:“就是这么一回事……”

“也就是说……”敬元姬最快明白过来,“将枫大人的存活条件放在第一位,当某些情况出现之时,枫大人失控之时……靠我们把他给‘带回来’,无论会因此损失什么。”

凤青凰也跟着说道:“甚至,要在‘必要时刻’替小星星挡下将要到来的死亡——这个意思?”

辉苦笑点头:“是这样是这样——这话是我擅自说的,枫绝不知道这事,你们有怨言什么的可以骂我,往我脸上招呼也行,毕竟我这约等于是在‘必要时刻’让你们放弃自己去……去……就……啊就是那……意思……啊,混账,啥时候我居然要考虑这些事情了,混账,混账,混账。”

看他使劲敲自己的脑袋,弦音叹了一声耸耸肩:“事关此战的核心……从战略角度上来说,确实要做到这种程度。也许我们都不愿看到那般场景出现,但,我们也没办法控制此战的过程与结果,只能尝试不让那种场面出现——哥哥一旦全力战斗起来,失控的概率超过七成,所以……”

她左手捏紧了右臂,苦笑着偏过头,脸上光芒微微黯淡:“只可惜,我没办法上战场,不然我也能和你们一起看住哥哥。”

司雨与霜霜她们对视了一会,突然就笑了起来:“这个任务,根本就不需要吩咐嘛……唔唔唔不对,‘遏止’这个任务我们听明白了,另一个任务……嘿嘿,其实你们根本就不用说的。”

“就像小星星不愿看到我们受伤一样,我们,也不愿看到他把自己弄到千疮百孔的样子。”凤青凰叹了一声,捂着胸口低声呢喃,“如果有那种情况……就像小星星会挺身而出一样,我们,也会拼尽全力保护小星星。这与任务无关,这是,属于我们自己的选择。”

“没错没错,小星星就交给我们保护就好了!”司雨挥着小秀拳呲呲牙笑得十分灿烂。

“是这样啊……”辉低头苦笑,搓着手长叹,“看样子我是说了一堆废话——无论如何,枫……交给你们了。”

喜欢幻世彼岸请大家收藏:(www.tianyashuwu.com)幻世彼岸天涯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幻世彼岸最新章节 - 幻世彼岸全文阅读 - 幻世彼岸txt下载 - 紫夜幽炎的全部小说 - 幻世彼岸 天涯书屋

猜你喜欢: 灵武弑九天全世界都以为我会修仙狱火淬龙魂魔舞日月剑仙三千万我的师尊超无敌龙神至尊特工在异世斗武乾坤武道独尊往生客栈异闻录万古第一神剑冢重掌大道天革万道剑帝神道丹帝荒古神域异界神级天帝帝王传说临渊行剑吞苍穹九阳炼神吞天神帝九天神皇妙手邪神
完本推荐: 主教室三年e班的沢田纲吉全文阅读仙园农庄全文阅读北宋大丈夫全文阅读超级科技文明全文阅读救个校花当老婆全文阅读校园邪神传全文阅读偷香高手全文阅读我是个葬尸人全文阅读仙魔道全文阅读飞升之前全文阅读猎龙工会全文阅读逍遥大女婿全文阅读超级鉴宝大宗师全文阅读我捡了一个亿万富翁全文阅读校园修仙武神全文阅读乱隋唐全文阅读皇后一人在宫斗全文阅读重生三国西凉军阀全文阅读冥婚阴坟全文阅读大奉打更人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大月谣瓜子庙签到百年,小哥请我出山!人在大唐已被退学逆天丹帝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三界淘宝店我能看到所有BOSS掉落穿越火线之英雄有梦我,儒剑仙,在天墉城签到三百年超级兵王混都市开局就杀了曹操万道剑尊低调为王大唐第一逆子万界武尊万古第一婿妖魔;我的武魂是加特林楚枫楚月万古炎帝黑雾之下垂钓之神金刚不坏大寨主独家娇宠已上线禁区之狐抠神武映三千道欢想世界雷武异世无冕邪皇极品小神医

幻世彼岸最新章节手机版 - 幻世彼岸全文阅读手机版 - 幻世彼岸txt下载手机版 - 紫夜幽炎的全部小说 - 幻世彼岸 天涯书屋移动版 - 天涯书屋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