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天涯书屋 >> 榴绽朱门 >> 第48章 外忧(覆巢无完卵)

第48章 外忧(覆巢无完卵)

到六月十二,两家摆戏酒庆了满月礼,李丹若这场婚礼才算是全了礼节,正式结束。

隔天一早,程老夫人留李丹若吃了早饭,打发走众人,命金筀和碧玉搬了十来本厚帐册和一个紫檀木小匣子过来,摆在榻几上,和李丹若笑道:“这是明哥儿母亲留下的嫁妆,我替他操心了这些年,从今儿起,就交给你了。”

“太婆。”李丹若上身微微往后。

程老夫人笑起来,伸手拉过她,靠近自己坐下,指着那些帐册笑道:“要论经营,你这个太婆不如你那个太婆,这东西要是在你太婆手里,肯定比在我手里多翻出好几倍的利息,太婆我看着这些年,不过就是没亏进去罢了。

你是个会理财的,往后就交给你了,好好打理,就当你自己的嫁妆用,别给明哥儿糟蹋乱了,他要是敢乱用,你来找我,我教训他。

这几本是总帐册,那匣子里头是库房和里头箱子的钥匙,明哥儿母亲当年的嫁妆册子在库房里头放着,这些年的明细帐册子在外面帐房,我已经吩咐过了,让帐房一样样跟你细细交清楚。

你记着,一定要一样样看着他们算好,太婆年纪大了,这些年,疏忽必定是免不了的,正好,你也替太婆好好查一查,看有没有人欺太婆年迈不理事,错了瞒了。”

李丹若忙答应下来,也不再多推辞,又听程老夫人细细交待了半晌,才叫姚黄和脂红进来,抱上帐册子和匣子回去了。

李丹若带着魏紫等人,专心核对了两天,就理清了这二十来年的帐和那半库的金银细软。

晚上,等姜彦明回来,将帐细细和他说了一遍。

姜彦明头枕着手,半躺在榻上,听的怔忡出神,半晌,才声音低落道:“母亲,就剩这些嫁妆了……”

李丹若怜惜的看着他。

姜彦明发了好一会儿呆,才低低道:“太婆交给你,你就管着吧,不用跟我交待,我不耐烦这些银钱上的事。”

“嗯,这是母亲留给你的,我跟帐房说过了,这一处收益只留着给你用,往后你要用银子,只管从这帐上支出。”李丹若微笑道。

姜彦明侧头看着她,“留给我的不就是留给你的?”

李丹若只笑却没接话,姜彦明直起上身,凑过去仔细看着李丹若,笑道:“你放心,我的都是你的,咱们夫妻一体,没有比咱们再亲的了,这银子全凭你处置,我要用银子,再从你手上讨就是了。”

“那你外头点行首红伎漫撒出去的银子,也好从我手里讨的?”李丹若将姜彦明往外推了推,似笑非笑的问道。

姜彦明打了个呵呵,“那是会文,会文么,干坐着哪能写得出文章。”

李丹若瞄着他,瞄的姜彦明说不上来为什么,却说不下去了,带着几分尴尬,站起来,吩咐姚黄准备热水,天太热,身上都酸了。

……………………

出了满月没几天,原震武军节度使马鸣远以私吞军饷、贪墨不法治罪入了狱,忠勇开国伯刘远承,也就是李丹若的姑父,点了震武军节度使。

李丹若看着邸抄,怔怔的出了神。

马鸣远滑不留手,家里又极富钱财,依附大皇子得了这震武军节度使一职,绝不是为了私吞军饷发财去的,却私吞了军饷,贪墨不法。

这个罪名里的罪过,不在私吞军饷,也不在贪墨,只怕全都在’不法’两个字上。

四月里刚刚查办了淮南西路转运使黄永忠,也是贪墨不法,直接问了斩。贪墨不法直接问了斩的,本朝可不多。

黄永忠也是大皇子的门人……

李丹若一时想的心里发紧。

这府里大爷如今是大皇子府上的长史,也不知道做到什么个地步儿了。

虽说大爷眼高手低没什么大本事,可是,这是自己和太婆的看法,谁知道大皇子怎么看呢?也许入了大皇子的眼呢?大皇子也不是什么才能卓越,目光如炬的人。

前儿,听说三伯娘还想把五姐儿说给大皇子侧妃娘家兄弟,幸亏太婆拦住了。

李府是这样,姜府是这样,这京城得有多少人家和大皇子牵扯不清?

皇上要真是有别的想法……

太婆说皇上大事上常让人匪夷所思,这是翁翁当年的话,太婆对翁翁识人之明,推崇之极……

要是翁翁没看错,皇上的大事,没什么比传位更大的了,是不是也是个出人意料?

这些年,大皇子自己,以及朝廷京城,都目他为太子一般,要是旨意下来,这个太子不是他……

难道从四月里开始查办的几个大皇子门人,是皇上在为新皇铺路吗?

李丹若越想越烦躁,两根手指揉着太阳穴,好半晌才透过口气,这事,得和程老夫人说说,听听她的章程。

隔天吃了早饭,李丹若到后园看着人摘了几枝荷花,寻了只土定瓶插好,命豆绿捧着,往正院过去。

程老夫人正和几位年老嬷嬷抹牌取乐,见李丹若送来了瓶插荷花,连声赞好,几个老嬷嬷凑着趣,变着法儿夸奖,热闹了好一阵子。

李丹若羞涩的听着夸奖,站在旁边,侍候着程老夫人又抹了几回牌,众人散了,程老夫人示意李丹若陪她往后面小园子里散散步。

李丹若挽着程老夫人,一路赏着景说笑着,渐渐把话说到了姑父的新差遣上。

程老夫人笑道:“你姑父是个老实能干的,今年也快五十来岁了吧?这些年也没领过什么正经差使,再没机会,他这辈子,也就只能这样了,总算运道好,有机会领了这震武军节度使。虽说偏远辛苦些,可这个差使立功容易,这个节度使又一向都是一做两任的,有这十年做下来,立上几件大功不是难事,这么着,他家那爵位也就牢靠了,你表哥的前程也有了。”

“我也是这么想。马鸣远求任震武军节度使那会儿,姑父和大伯就没少托人,想求到这差遣,后来大伯听说大皇子连荐了好几个人进去,看样子对这个节度使势在必得,就跟姑父说,这个差使是跟大皇子争了,跟大皇子争,那是鸡蛋碰石头。姑父和大伯立刻就收了手。

没想到,这马鸣远竟然没做多长时候,竟然会私吞军饷,贪墨这个银子,真让人想不明白。”李丹若顺势将话扯到了自己的担忧上。

程老夫人脚步微顿,惊讶的看着李丹若,“你姑父和你大伯谋求差使这事,还有这马鸣远怎么不会私吞军饷?这些是你太婆跟你说的?你大伯常跟你太婆说这些衙门里的事?你太婆常跟你说?”

“嗯。”李丹若答的坦然,“朝廷和衙门里但凡有什么大事,大伯都会跟太婆说,和太婆商量好了再定主意,有时候小事也说,太婆说,好多大事,都是从小事上起来的。

太婆还爱看邸抄,看的可仔细了,好多事情,太婆都比大伯看的明白得多,看的也远得多,大伯很听太婆的话。

太婆爱跟我唠叨这些事,我阿娘,大伯娘都不爱听这些事儿,家里也没有旁人了,太婆只好跟我唠叨唠叨,我倒是挺爱听的。

马鸣远这个人,大伯说过他好些事,还有邸抄上关于他的事,以及,他的文章奏折,都能看出来,这是个圆滑非常,很有志向的,他是商家出身,自家家财极富,族里更是豪富,从入仕起,就不惜银子,拿银子铺政绩通路。他在荆湖北路任上时,境内陵江崩堤,他召集境内富户募捐,自己先拿了一多半出来。

他做官这些年,用出去的银子无数,族里因为他的步步高升,生意蒸蒸日上,银钱上只有多,没有少的,马氏族中子弟也有了兴起之势,他和马氏一族,都是奔着由富而贵,百年大族去的。

他投到大皇子门下,大约也是因为这个百年大族,好不容易求了节度使的这个差遣,这个时候,怎么会为了这么点军饷坏了身家性命,断了全族的未来?”

程老夫人听的早就站住了,专注中带着惊讶意外,和几分怔忡,“这朝廷的事,你看到这个地步儿了?你太婆……我竟然没留意到,我平时……我真没大理会过这些,马鸣远案子有蹊跷?你看出什么了?”

“嗯,”李丹若落低了声音,“这案子有蹊跷算不上,不法必定是有的,他这罪名,私吞军饷,贪墨不法,还有个不法呢,还有,”李丹若顿了顿,“四月里,淮南西路转运使黄永忠,也是贪墨不法,直接问了斩,黄永忠也是大皇子的门人。我是觉得。”

李丹若下意识的往四周看了看,“今上的身子,这两年一直时好时坏,再说也到这个年纪了,这储君,该有个主意了,我是怕大皇子……太婆说,翁翁当年和她交待过,说今上逢大事常让人匪夷所思,我是怕……”

“你是怕大皇子落了空。”程老夫人反应很快,立时接口道。

李丹若点头。

程老夫人拄着拐杖,怔怔的出了半天神,长长叹了口气,“早些年,很早了,我跟你太婆一样,也爱听听外头的事儿,看看那些官样文章,可后来,这话我就直说,想来你也都看到了,咱们家,你翁翁之后,从长房起,有本事的先走了,余下的,没个能拿得出手的,没本事,倒是主意挺大。”

程老夫人的话顿住,慢慢舒了两口气,才接着道:“嫌我话多,不如他们的意,他们在外头的事,我倒是要从别人那儿听说了。小三房谋大皇子府这个长史,若姐儿啊,不怕你笑话,那委任下来了,我才知道。”

李丹若靠近程老夫人,挽住了她的胳膊。

程老夫人轻轻拍了拍她,苦笑连连,“你说的这些,我懂,可咱们管不了。往好处想想吧,大哥儿那份志大才疏,还不如他爹呢,就是凑上去,只怕人家也看不上,再说,跟大皇子府有牵连的,不是咱们一家,这京城里,这些年,就是如今,谁不想跟大皇子府攀上哪怕一丝半点的关系?往宽处想吧。”

李丹若低低嗯了一声。

程老夫人一只手拄着拐杖,缓步往前,“咱们家那些烂事,你太婆知道的,你肯定知道。你三伯娘嫁进来隔年,就生了大哥儿,那时候,我还没来得及看清楚你三伯娘的脾气性格儿,知道她要强,要强不是个坏毛病,是不是?可是,唉,是我的错。

大哥儿随他母亲,从小就是个要强的,偏偏天份上也跟他娘一样,他娘就咬死一条,人和人都是一样的,别人比她家大哥儿背书快,那是人家偷着先背了,人家文章写的比她家大哥儿好,那必定是事先准备过,请大儒改过批过,要么,就是说别家好,没夸她家大哥儿的人,别有居心,要巴结别人,要踩她家大哥儿,总之,她家大哥儿,就是比那文曲星下凡的文正公,也是不差的,文正公不过是运道好。”

李丹若默然听着,三太太廖氏这脾气,这认知,她是领教过的,太婆对她的评价就两个字:愚倔。

“人和人是不一样的,唉,这些年,你三伯和你三伯娘努尽了力气,从你三伯到你大哥,做什么不成什么,你三伯娘这脾气,就一天一天的往偏了走,这几年,唉,不说了,你都看到了,她恨我恨的咬牙,我知道,她觉得是我要打压她,宁可堵了自家子孙前程,也要打压她,唉,不说了。

咱们这样的人家,外面看都光鲜得很,里面……唉,李家,一个二字,梗在你太婆心里几十年,咱们家跟李家,又没法比。

唉,不说了不说了,若姐儿放宽心,一家一族的运道祸福,都是几十年上百的善恶积累下来的,注定了的,咱们做好自己,不做亏心事,修福修慧,积福积善,为自己,为子孙,就行了。”

李丹若低低应了,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些话,你得空和明哥儿说说,明哥儿是个明白人,这样的事,往后你常和他说说。“程老夫人又嘱咐了一句。

李丹若忙应了,也再多说这个话题,只扶着程老夫人,说着花啊草的,又逛了一圈才回到上房。

侍候程老夫人用了午饭,又陪着说了一会儿话,李丹若回到自己院里,捧着杯茶,坐在榻上,看着窗外发呆。

男主外,女主内,小三房,以及小长房和小二房在男人在外头的事,越过程老夫人,连程老夫人都无话可说,连程老夫人都没有说话的余地,自己,就更没有了。

可,这个世道,是以大家,以族来论福祸,不是那个只论个人,连妻子儿女都不涉及的文明时代。

有福不一定同享,有祸却必定是要同享的。

但凡涉到储君这样的事,都是灭顶之灾,这不是事不关已。

等五郎回来,还是得跟他好好说一说,她得先尽力,不为别人,是为了自己。

喜欢榴绽朱门请大家收藏:(www.tianyashuwu.com)榴绽朱门天涯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榴绽朱门最新章节 - 榴绽朱门全文阅读 - 榴绽朱门txt下载 - 闲听落花的全部小说 - 榴绽朱门 天涯书屋

猜你喜欢: 嫁冠天下尚书大人易折腰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世婚凤回巢药结同心平生缘倾权天下只为你凤鸾九霄重生之四王爷的绝色甜妃四爷吉祥:穿清谋生攻略嫡女的求生欲望倾世风华:凤逆天下以和为贵一吻定情:人鱼娇妃,要抱抱卿赋大宅小事孽宠妖后:魔帝,晚上战!海月明珠古代地主婆拐个王爷来生娃王爷,请慎言云聆歌驭蛇九皇妃民国繁花梦唯有茉惜入我心
完本推荐: 最后一个飞升者全文阅读英雄联盟之第一王者全文阅读奋斗之第三帝国全文阅读漫威世界大暴走全文阅读英雄传说全文阅读特种兵王全文阅读家有傻夫:侯门农女有点田全文阅读嗜血邪途全文阅读都市狂尊全文阅读我的亲妈是白富美全文阅读末日之无限资源全文阅读救个校花当老婆全文阅读杀手房东俏房客全文阅读无尽武装全文阅读校花的捉鬼小道士全文阅读梦回九六全文阅读超级兵王全文阅读全能农夫全文阅读绝色总裁爱上我全文阅读死亡游戏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永恒圣帝返祖成龙:绝世大小姐总裁的天价穷妻浑天星主一剑斩破九重天天才神医宠妃最强之龙的白银幻想三寸人间朔明遗梦蓝桥仙师无敌飞升之前都市之最强狂兵替天行盗抗日之兵王传奇极品飞仙今日我掌天地绝代名师都市最强屠仙系统校园修仙武神头狼大秦圣皇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重生六零娇妻有空间抗战之铁血悍将你真是个天才首富身边的女人异界铁血商途我独仙行豪婿

榴绽朱门最新章节手机版 - 榴绽朱门全文阅读手机版 - 榴绽朱门txt下载手机版 - 闲听落花的全部小说 - 榴绽朱门 天涯书屋移动版 - 天涯书屋手机站